你的情是真是假 - 总裁我们离婚吧

你的情是真是假

浴室里, 任由花洒流出的水浸湿在自己的身上。她闭紧了眼眸。 手腕、背部、还有膝盖上的疼 小编:我知道前面会很难看、但还是请你们坚持看下去好吗?我会继续努力写出好的文文的!给我加油哦!不要在拍转哦!(>﹏<)痛还是让她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轻揉着那破开的伤口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自己怎么那么没用、连在边上都能让车碰到、不过她仔细一想、她好像看到了车里的人、好像是个女人、戴着一副墨镜、不容她多想、自己的小手触碰到了伤口上疼得她咬紧了牙关、轻呼着伤口、眼眸婆娑…… 镜头切换…… 繁华的夜市五彩缤纷、好像预示着这个诚实永远不会停息一样。豪华的兰博基尼就在这喧嚣的夜市里行驶着。 两人皆是沉默不语、一个专心开着车、一个专心望着窗外。为什么他不让司机送我?金元微心里满是疑惑、就算刚刚是做戏吧、饭也结束了、戏也该结束了吧! “其实你完全可以让司机送我的。”她望着窗外漫不经心的说到。 良久……良久、秦凌荆终于开口了、“对不起。” “嗯?”一句对不起让她有点无厘头、是因为刚刚拿她来做戏所以才说对不起的吗? “没事的、哎呦、我们谁跟谁呢!。” “你不生气吗、或者可以让我对你负责………”他的声音由开始的不可思议到后来的自责、是的、他们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她却从来都不向他提起过、他一直认为她想让他先说出来、今天他说了、而回答他的是没关系。 “负责???这点小事就要负责啊!哎呦、那你要对多少女人负责啊?。”她大笑道:“秦少、你自己算算你的女人有多少、恐怕你那别墅都装不下呢?”她继续不顾形象的取笑他、调窘他只为拿她做个秀就要对她负责。 是啊!他的外面女人是很多、如果都要负责…………呵呵、他自己都不敢想象了、既然她都看的这么开那么他还能说什么呢! “那、明天给你涨工资。”他继续专注的开着车。 “真的假的、秦少?这么大方啦。”她偏着脑袋拨弄着头发、她永远都是那么妩媚、那么妖娆、但她不同于认为外面的女人、她的妩媚、妖娆只为那是她的性格、绝不是用来gy谁, “我以前不大方吗?”他反问。 “大方、大方。”她瞪大了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 ━━━━━━━━━━━━━━━━━━━━━━分割线━━━━━━━━━━━━━━━━━━━ 他今天会让金元微一起过来是因为他不承认自己心里似乎有了晴儿、他对晴儿好一点她就反过来对他好、他怕他忍不住那颗心而偏向她、事实证明了、她的开心或伤心似乎都会影响到他的情绪、他的脑海中总会出现她的影子、开心的、难过的、甚至是三年前那场阴谋的恋爱、她的幸福、开心……当看到她手掌心上的血丝时他的心会疼。他想问她:疼吗?他想知道她是怎么了?可他却不知自己的心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担心她、伤害她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他忍住不去想她的冲动夹了片胡萝卜送进金元微的碗里、他又忍不住的想看看她的情绪、她始终是低着头吃饭的、她的碗里早已没了菜他是知道的、效果达到了、可是为什么他的心是乱的、好乱、好乱…… 当他回到别墅时已经将近午夜了、他没有打开卧室的开关、他想她已经睡下了、也就不要吵醒她了。而他却没有一点的睡意、看着床上背对着她的女人他忽然想到她手心里的殇、轻轻的抚摸着伤口、有点刺刺的、应该是结了疤吧、嗅到她发间传来的阵阵洗发水的清香他不自觉的吻了吻她的发丝、从发丝到耳根、从耳根到颈间在到她的背部。 轻轻的脱下她的睡衣、很轻很轻、不知道他是怕吵醒她还是怕弄疼她而又让她害怕。借着透进来的月光他清晰的看见了她背部上的两条伤疤、那是他的杰作、现在想想他还是后悔不已、为什么当时就没有问清楚呢!亲吻着她那丑陋的两道伤疤还有那一块青紫的地方、他将她紧紧的拥在了怀里、然后就这样拥着她渐渐睡去………… 如果她没有醒来是不是就永远都错过了这个细微的、让她感动的情节…………殊不知被拥着的她早已泪流满面。告诉我、你的情是真是假………… 心还是会疼想你在零点零一分、幸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那偌大的席梦丝床上、顾梓晴缓缓的睁开眼睛摸索着床头柜上的手机、这么大早谁会打电话给她呢? “喂、请问……” “晴、是我啦。、素素。”并未等她把话说完电话另一头的伊素素声音便传到她的耳朵里、她显得十分活跃、这小丫头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 “素素、我正准备今天要打电话给你呢!”顾梓晴咯咯的笑着说到。 “切、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你说。”她显得有些急切、然而电话另一头的伊素素却吊了吊她的胃口:“你猜猜看嘛?” “哎呀、你快告诉我吧。”她的急切心理真的不允许她她等着。 电话另一头的伊素素哈哈地笑着说:“哈哈、我就知道你是这个心急、我告诉你吧!我们回来啦、你有时间嘛。现在西公园的水池边相见。”回来?多么熟悉的一个名词啊!她们真的要回来了嘛? “真的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此刻她的心情不知怎么来表达、开心、高兴、激动、兴奋、除了这他真的没有别的心理了。她恨不得马上飞奔到她们的跟前。看着自己的衣着、她还是穿着睡衣呢。想必是他又给她穿上了。 “好、素素、我等下就过去。” 洗漱、换衣、吃饭一气呵成、开着自己的宝马车、那是父亲送给她的嫁妆、也是现在唯一的嫁妆了、她平时都不怎么开过、然而今天她要开着它了。

上一篇   网页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