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酒后吐真言&路边告白 - 总裁我们离婚吧

第十五章:酒后吐真言&路边告白

预想酒吧。 DJ的音响、色彩缤纷的霓虹灯、激情摇曳的舞池、形形*的男男女女、激舞的、调情的、接吻的、喝酒的、然而在一个角落里还有一些是呕吐的。 “呕、呕”顾梓晴手扶着玻璃茶几一阵一阵的做恶着、好难受、原来喝酒是这么难受的事啊。她发誓、下次绝对不要再喝这么多了。苍白的小脸已经没有了一点血丝、手微微的撩起头发、她热、她内心里都是一阵阵的狂热、好想让一股冷风吹在她的身上、那样她一定会好些的。 看着依旧拿着酒瓶的素素站立在软绵绵的沙发上、河东狮吼的唱着她最喜欢的老歌《白狐》。 “能不能再为你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面前放生的白狐…………”委婉、凄凉的一首白狐回荡在整个角落里、她流下了眼泪、似乎感觉没那么难受了拿过茶几上的酒又接着和她们拼酒“来、我们接着喝。”她高举着手中的啤酒、好久好久都没有这样痛痛快快的喝过了、喝吧!就让她今晚醉吧!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个好觉。 “好、喝完这杯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杨玉婷也微微的有点醉意了、但相对于她们俩她还是清醒的。 伊素素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酒一口喝下去、然后皱着眉头说道:“好难喝的、我要打电话给那个人、让他来接我、”说着便打通了电话。“喂、那谁、我现在命令你过来接我回去、我在、在、预想。”砰的一一声手机盖盒上了、一通电话说完了。醉的一塌糊涂的伊素素又开始拿起话筒唱起了歌。 “哈哈、那个人是谁啊!”顾梓晴、杨玉婷又是同声问道。 “那个人呀!嘘、哈哈、不告诉你们了。”她又是一副傻傻的样子拿着空酒瓶在沙发上来回跑着、好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一样、 终于疯也疯够了、喝也喝好了、只不过可怜的杨玉婷却得架着她们两位活生生的喝醉之人。 突然的“我还要喝、还没喝够呢!”顾梓晴不安分的扭来扭去的。似乎又传染给了旁边的素素、她也欢呼着:“喝。我们喝、再喝。”伊素素高举着双手在空中挥舞着、一只宽厚有力的手将她拉回了怀抱、看着她醉的不省人事、男人驺起了眉头将她打横抱起就要走出“预想”。 一下子身上轻了不少的杨玉婷回过头便看见了一男人抱着素素正走向“预想”的门口。“喂、你谁啊!把素素还我。”她焦急着、一边素素被抱走了、一边还有个晴在她身上、天啊!她干嘛不也喝个大醉呢? 只见那男人回过头不冷不热地说了句:“我会照顾她的。”他看了眼杨玉婷和还在沉睡的顾梓晴、他驺起了眉头、然后把素素放进车里又拿出手机说了几句便飞驰而去。 “预想”的出口处、杨玉婷架着顾梓晴等待着出租车、等了好久也没等到、然而一辆兰博基尼停在了她们的面前、从车内走出了一位高大、帅气的男人、她看清楚了他是谁、是他、那个让晴伤心的男人、他来做什么? 只见他也将顾梓晴拉回自己怀里、然后在打横抱起、转身抱进了车里、然后再飞驰而去、全过程她没有插上一句话、干净利落、一句话不说、这就是他做事的风格吗?她不解的撇撇嘴、天啊!她们都是有帅哥陪伴而走的、那么她呢?她苦着脸、一副失败的模样。“亏我还是她们中最大的呢。难道、我真的老了嘛?。”杨玉婷看着满大街的来来回回的车辆、终于有了辆出租车、然后向着家飞去。 镜头切换、兰博基尼、 车内的顾梓晴不省人事、秦凌荆打开了后窗想让凉风吹一吹她浑身的酒味和火热体温、然后放低了车速、他怕她因醉酒而导致的晕车、那样会更难受、 当车子行驶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醒了、手捂着嘴拼命的捶打着驾驶坐上的他。透过反光镜他看到了难受不堪的她、眉头始终纠缠在一起、把车停在了路边她再也坚持不住冲出了车门在一边狂吐着、看着她如此的难受、他还是忍不住的为她拿出水和纸巾细心的喂她漱口。“该死的。”他低低的咒骂了一声狠狠的将她抱在了怀里、她的事总是会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今天他加班、如果不是家棋打来电话告诉他她在“预想”喝多了、恐怕等他下班回家又要找不到她人了。自从上次他出差后就撤去了她身边的“黑衣人”决定还给她自由了。他也相信她不会跑。 “你放开我。”怀中的可人儿轻声的反抗着。“我好热、你放开我。”嘟着小嘴望着比她高一个头的男人、她看不清他是什么样子、准确的来说她的酒还没醒、压根就不知道他是谁。总之她好热、可是那个男人身上的古龙水的味道好熟悉、那是他的味道、专属他的味道、狠狠地吸了一口、她有点不想放开这个怀抱了、可是燥热占去了所有思想、她的反抗得到了解脱、望着他、她偏着脑袋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你是谁啊!干嘛抱着我。”站都站不稳的她手指着他、迷离的眼眸尽是疑惑。 秦凌荆很无语的瞪着她、敢情着小妮子喝多了还翻脸不认人了。“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似乎他的话有种魔力一样、让她忍不住想凑进点看、一步一步地来到他的身边、看了看、小手轻轻的抚上了他右眼角上的一颗黑痣、不大不小的。突然的她笑了:“呵呵呵、你的眼角也有颗黑痣呢、我告诉你哦!荆的眼角也有一颗呢!”她说的小心翼翼、生怕一说大就会消失了一样。“那是我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看到的。嘘、别告诉荆哦!我怕他会不高兴。”她把一根手指放在了嘴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她怕他不高兴所以总是偷偷的观察着他吗?他的眼角什么时候有的一颗痣他自己都没在意过、而她都知道。她知道他不吃鸡蛋、不吃稀饭、所以她自己做了饭送给他、那他呢?从来都不曾关心过她、为了雪儿他伤害了一个爱自己的人、这么多年却什么也没得到不是吗?秦凌荆自嘲的笑了。他轻轻的捧起她的脸颊、温柔的说道:“傻瓜、他当然不会生气了。他在你心中就是这么不讲理嘛。” 顾梓晴频频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可是、他打了我、好疼好疼……可是他又会对我很好很好、但是他昨天带了一女的到家里吃饭、我的心好疼、好疼、我宁愿上次他鞭打我、我也不想看到他带女人回家、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她由刚才的泪流满面到现在的手足无措、惊慌。都让他忍不住的心疼、紧紧的将她拥在了怀里、轻轻地说道:“是他对不起、是他该死。下次他不会在这样了。” “是真的吗?他不会在带别的女人回家、不会再打我了吗?” “是的、不会了。” “嗯嗯、嘿嘿、我要告诉他我爱他。”她突然就像一个得到了糖才不哭的小孩一样、突然的笑了、笑得很甜很甜、“告诉他我很爱他、这样他就不会在不理我了。从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爱上他了、很爱很爱。”她就像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一样、她争开了他的怀抱、虽然她一点都不想离开、望着他她又问道:“你是荆吗?” 老天、她终于看清了。秦凌荆轻轻的点点头。 “嘿嘿、荆、我告诉你。”她再一次像得到了糖的孩子笑了:“我告诉你、我好爱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他轻轻的拨开她前面的稅发。深情地望着她。 “你不知道。”她突然大声的说道:“我要让他知道、秦━凌━荆、我━爱━你。”她大声的宣布着、像是要对所有人宣布一样。即使现在已经是夜深了、但路上兮兮两两的行人还是有的、因为她的声音过大、让不少的行人都停下了脚步。秦凌荆望着那些人、又看了看还在告白的她、他真的郁闷了、还以为她清醒了呢!现在好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他告白、她不怕出丑、可他怕、他怕明天的头版头条上写着:秦氏集团总裁午夜某某路被某某人当众大声告白什么的、他可不想这样。 用手挡住她的嘴不让她继续发疯、对、就是发疯、她现在的样子、不知道明天醒来她会不会后悔死、反正他是后悔了、没想到这小妮子酒后还会发酒疯、不过让他庆幸的是他听到了她的告白、即使是这种方式他还是心里乐着。 “唔、唔”挣脱了他的手她又开始大声说着:“荆、我”爱你还没有说出口、她感觉有什么堵住了她的唇、软软的、柔柔的。趁着她发愣之极他的舌趁虚而入、勾住她丁香小舌与他一起共舞着、渐渐的她沉迷了、主动的双手勾住了他的颈部与他一起品尝着对方的香甜。 “啪啪啪”一声掌声想起这才让他放开了她。“该死的。”低低的咒骂了一声、他尽然忘记了还有其他人的存在。打横将她抱起放进了车子里、然后扬长而去、只留下一群看好戏的人。 〈啊!今天这章更的字数有点多了、下章恢复两千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