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昨晚?没干啥吧? - 总裁我们离婚吧

第十六章 昨晚?没干啥吧?

把车开进车库,他抱起早以睡着的顾梓晴,这小妮子可是把他折 腾的够很,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了,把她安顿好后自己冲进浴室冲了个凉水澡。明天得让他们吧今晚的事压住才行、不然又是一顿风波。 出浴室看见那床上睡得很安稳的她、他轻轻的抚下身子、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她那醉酒后的娇媚容颜和那嘟嘟的嘴唇可爱中又不失性感、终于还是让他忍不住的吻上了。吻、由浅而深、似乎这样根本就满足不了他的欲望、轻轻的褪去她的所有物、再次吻上她的嘴唇、脸颊直到耳根、双手还不安分的“劳动”着。感觉到身体的不一样、床上的可人儿轻轻的*了一声。 他的吻一路向下、直到停在了mimi上她才感觉到了什么。身体轻轻的颤抖着。他抬起头看到的是她满脸的泪痕、他心疼的为她抚去泪水、然而他的举动更让她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她的身体颤抖的厉害、不知道为什么她害怕、更不知道她自己在怕什么、为什么他碰她她就会哭、会害怕。 “我就那么可怕嘛?!”像是反问句又或是肯定句、像是再问她、又像是再问自己。 轻轻的再次将她抱在怀里、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这样不说话、直到早上他才沉沉睡去。 直到中午、阳光早已高高挂起、床上的可人儿终于舍得睁开那双水眸、慵懒的伸了伸胳膊、轻揉着还有点微痛的脑袋。“唔”。 “嗯?”为什么她的腰间还有一双手?顺着那双手看去。天呐??为什么我是赤luoluo的????在顺着往后看去。“啊!”她不由的叫了出来、因为还有一张俊脸正埋在她的颈间。 突然的、还在沉睡的人一手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在把她扣在自己的怀里。不满的冒出一句:“吵死了。”继续睡。 为什么他还在睡?为什么他还没有去上班?他平时不是起来最早的嘛?她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发现它早已连躯壳都躺在了地上、看样子闹钟早已响过了。那为什么他不去上班、难道生病了?她轻轻的抬起头看了看他。“你上班都迟了。”她好心的提醒着。 “嗯。”依旧闭着眼睛、继续睡。 “昨晚我、好像喝多了……”她又小心翼翼的问着、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他。 “嗯。”又是一句嗯、依旧闭着眼。 难道没发生什么吗?反正她是不记得了、她那一脸复杂的表情望着他、而他却没了下文。“为什……” “烦不烦、吵死了、睡觉。”他继续闭着眼睛睡觉、再把她的头扣在自己的胸膛。好温暖、虽然就要夏天了、可他身上的古龙水的味道、和那烟草的味道都让她沉迷了。不知不觉地她也不说话了、就又这样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身边已经没了他的身影、他的体温还在那就说明他也就刚起来而已。为什么她会那么喜欢他身上的味道、总是让她在他的面前沉沦下去。、顾梓晴苦涩的笑了笑。 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而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她只知道她们见面了、然后还被城管大哥“追杀”了、然后好像就去喝酒、唱歌去了、在然后她们都醉了、然后就不记得了。努力回想着昨晚她是怎么回来的、可就是想不起来。她的脑袋里偶尔的会出现在路边大声告白的事。不会是真的吧?她拍拍自己的脸颊、想让自己在清醒一点、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为什么自己打自己?”门开了、秦凌荆手端着热腾腾的皮蛋瘦肉粥放在床头上。“喝了吧。我让王妈煮的。” “又是粥?”她真的有种感觉、看到粥就想吐。 “你昨晚喝的那么多酒、赶快把粥喝了。”他的语气中带着点责怪、是怪她出去喝酒了、因为胃病还没完全好。是怪他自己没有看好她。 听着他的语气中带着不满。她没多说什么、端起粥、慢慢地吃了下去。 “昨晚、没发生什么吧?”她问得小心翼翼、因为她知道自己喝多酒后的情形、以前跟她们一起喝时出了太多的丑事了。那么昨晚自然也是逃不掉的。 良久良久……他一直没说话、看着她。仿佛要把她看穿一样。而她却感觉他一直不说话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他才悠悠的问道:“你希望发生点什么呢 ?”他的脸慢慢靠近、在靠近、微微的出气怕吹抚在她的脸颊上、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早上醒来时全身*、低头一看自己已经身着睡衣、她不禁红了脸颊。“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口齿不清体现了她的紧张、她的贝齿咬着自己的下唇。 看着她的举动、他抬起她的头、轻轻的掰开她的嘴唇、他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下次不准用牙齿咬嘴唇了。嗯?” 她像是受了蛊惑一样、轻轻的点点头。“嗯。” 他迅速的在她的嘴唇上轻轻一吻、霸道的宣布道:“下次让我看到这就是惩罚。”看着她错鄂的表情他勾起了嘴角、笑得邪魅、笑得好看、让她不自觉的发愣了一下下。真好看。这是她心里的真实看法。如果他允许、她说不定真的会情不自禁的吻上去、如果她可以的话、她宁愿他永远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