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病2

“你不知道我名字那那个病历单你怎么写的的!” “嘿、你还跟我叫上劲了、你没看到那上面没有名字啊!”他火她更懊恼自己、他怎么就跟你小丫头杠上了! 顾梓晴拿起病历单再看了一下、确实还没有写名字、等……等等……这时候不是跟他吵架的时候吧!刚刚他说几点了?她再次向他确实、那眼神是多么的小心翼翼:“你刚刚说、几点了?” 李晋轩看他的表情怪怪的也没跟她计较了:“十二点多了,怎么了?”在他说话期间顾梓晴就开始收拾收拾要回家了。“喂、你干嘛?” “回家、还能干嘛?出院手续我明天再来办、不对、明天还能不能活都不知道、”像是交代遗言一样、顾梓晴很认真的对他说:“你们这么大的医院应该不差我这一点小钱吧!明天要是我死了、那你们就不用在终究我的医药费了,就当没我这个人的来看病哦!” “我怎么知道你明天有没有死呢?”他也是一副及其认真的说。 “明天我要是来办理出院手续了那就是没死、要是没来那就是死了、先不跟多说了、我真得走了。”她慌里慌张的拿起包包和钥匙冲出了病房。 “顾梓晴?女、汉族、23岁、还是上海本地人”他望着她的背影手里拿着张身份证、嘴角勾起了邪邪的笑容。 秦家宅园: 她知道他肯定发火了。肯定不会放过她、宅园这么安静她还知道推开了那扇大门客厅里他肯定拿着蛇皮鞭等待着她。果真不假、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她没有抱着任何希望、也同样她根本没有任何希望。大厅内的男人铁青着脸,没有任何预照她便承受了一鞭子。这是秦家的规定、凡是在十二点还没回去的人及家佣都要接受惩罚。 只不过家佣有家佣的惩罚方式、主人有主人的惩罚方式、是轻是重则要看主人们的心情如何、如果说今晚的惩罚那顾梓晴当然是心里明白的。 因为没有一点心里准备的鞭打、她自然是招架不住的、连人带包一并的倒在了地上。她没有吭出声来、紧接着又是第二鞭的到来、顾梓晴彻底的躺在了地上不动了。 他没有一点的呵斥她。没有讯问她、没有给她的解释机会、他就这样的鞭打了她、这对她公平吗?不公平、可是没有人肯出来为她打抱不平。 “用水把她给我浇醒、醒了再打。”他的眼里没有一点的怜惜成分、只有愤恨、可是为什么他竟然有点心疼她、然而他的那一点点的情绪没有人看到、他自己也不会承认。这点小伤算什么、他的雪儿承受的比她多的太多了。 一盆清水将她浇醒、身上的疼痛让她躬起了身子、背部那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她那白色的衬衫、她那扭曲的脸面想要表达着什么却无力说出。秦凌荆再次举起手中的鞭子。王妈再也看不下去了。 “少爷、你就放过少奶奶吧!不要在打了会出人命的少爷、你就听听少奶奶说说、或许她有什么事耽搁了才回来的这么晚呢!”王妈一把年纪的人跪在了秦凌荆的面前。连磕带说的替顾梓晴解围。 这个家里也许就只有王妈对她好点、王妈平时的话不多、到对于顾梓晴她还是很照顾的。她虽身为下人、但轮年纪她还是长辈、她竟然为了替她求情跪在了秦凌荆的面前、这让她怎么担当的起啊! “王妈、不要。”顾梓晴费劲了一口气喊了出来、同时她也感觉到了喉咙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接着一口鲜血碰了出来、她在也坚持不住晕倒了

上一篇   胃病1

下一篇   他的温柔1